不良率上升将导致计提,三大行日赚18
分类:健康衍生

据说,在6月6日建行的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悲愤诉说,自己买建行股票亏了不少钱。甚至有朋友从百余万亏到十几万,最后只好去做保安。

三大行日赚18.77亿 净利“龟速”增长

目前,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这四大国有银行的年报已经全数出炉。年报显示,2018年这四大国有银行利润全都稳健增长,实现净利润共计9494.15亿元。如果按照一年365天计算,四大行去年平均日赚26.01亿。

中小投资者痛诉家史,几乎成为近年来上市银行股东会一个不变的主题。据说今年最惨烈的是光大银行的股民。由于资本金压力很大,光大银行H股上市又一再推迟,光大银行不得不做出艰难决定:首次将分红比例从30%下调到15%。

图片 1

易上难下净利增长基本超4%

据说现场有小股东喊冤,说买银行股亏了这么多钱,现在竟然连唯一说得出口的分红也没有了。

新京报讯 (记者陈杨 苏曼丽 金彧)三大行年报出炉。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与中国建设银行日赚合计18.77亿元,但净利润陷入“龟速”增长。工行和建行的净利增速均跌破1%。在持续了多年两位数高速增长之后,三大行交上了近十年最差业绩。

年报显示,“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2018年实现净利润2987亿元,同比增长3.9%,平均日赚8.18亿元,稳坐全球最赚钱银行宝座。建行去年实现净利润2556亿元,以4.93%的净利增幅,成为四大行中利润增长最高的银行。农行2018年实现净利润2026亿元,首次超越2000亿元的关口,同比增长4.9%;中行去年实现净利润1924亿元,同比增长4.03%。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在每一家投资机构的销售和业务经理们来看,银行是典型的高富帅,赚钱容易、谈判强势、无所不能。尤其是信托和基金这样依靠银行客户的行业,时常有忙了一场不过给银行打工之叹。

工行今年利润增长难定

2018年,四大国有银行合计实现净利润9494亿元,即大约9500亿,较2017年增长4.42%,四大行相当于每天净赚超过26亿。

而信托、基金、券商几乎所有的大发展,几乎都是建立在银行严控表内项目、加强监管的基础上。券商总裁们反反复复与证监会沟通,不过希望自己可以给客户提供直接融资。

根据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中行税后利润为1794.17亿元,同比增长1.25%,相当于日赚4.92亿元;工行实现净利润2777亿元,比上年增长0.5%,相当于日赚7.6亿元,这也是中行净利润增速首次“破1”;而建行2015年度的归属股东净利润为2281.45亿元,较上年增长0.14%,日赚6.25亿元,而其净利润增速也是昨天披露年报的三家大行中最低的。

四大行的巨额盈利是基于它们庞大的资产规模。截至2018年年末,国有四大行资产规模均已达到20万亿元以上。中行首席研究员宗良的观点是,银行利润高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银行业盘子总量大、基数大、利差稳定,利润额高;二是和前几年银行业利润易上难下有关。因为银行业利润一旦下降,将对其声誉会带来不良影响。

从工作强度而言,基层客户经理面临压力自不多说,几乎每年,都有银行客户经理由于工作压力过大而自杀的消息。对于中高层而言,以我了解,四大行略好,而一些进取心较强、考核严厉的股份制银行如民生、招行,几乎也都是沿用“白加黑,五加二”模式。

工行行长易会满在昨天的分析师会议上表示,2016年利润增长是正是负还很难下结论,取决于内外部两方面因素。外部取决于宏观经济发展态势,以及国家有关政策的调整对银行的影响,如利率、营改增、存准率都会影响利润,内部取决于转型创新、风险管控,完成全年利润计划需要“天帮忙、人努力”。

现金分红每股1.78—3.06元不等

也就是说,有十余万优秀人才、身处传说中的垄断行业、享受着利差优势,没日没夜玩命工作、获得了堪比中小高科技企业的利润增长率;然后,被市场给予最低市盈率,有的甚至分分钟跌破净资产。

尽管净利润增速全线下降,但三家国有大行仍然可算“家大业大”。

四大行均在年报中披露各自现金分红预案。工行2018年度预计现金分红金额为893亿元,即每10股税前分红2.506元;建行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息3.06元,共计现金分红765亿元;农行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现1.783元,共计579亿元;中行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现1.84元,共计542亿元。四大行拟分红总额达到2779亿元。

他们的市盈率不但低于所有金融机构,而且低于绝大多数亏损的制造业企业,这些企业的共同抱怨是,银行把钱赚走了!

根据2015年年报,三家银行中,工行以总资产达到22.21万亿元居首,同比增长7.8%;其次是中行,资产总额达到16.82万亿元,增长10.26%;建行的资产总额则达到18.35万亿,较上年增长9.59%。

据报道,有财经人士比较发现,工行预计分红893亿元,已超过阿里巴巴和腾讯去年全年的总利润。工行分红比阿里利润还高出近200亿元,比腾讯净利润高出106亿元。

但是投资者们看到的是,正如交行新任董事长牛锡明所言,目前银行贷款资金70万亿,如果不良贷款率上升1%,就是7000亿不良资产。按照目前的情况,7000亿不良资产需要计提1万亿元拨备。

中行需“每天赚够五亿”

资产改良不良率普遍下降

而根据银监会统计,2012年末,全银行业利润不过1.5万亿元。

在香港业绩会上,中行行长陈四清表示,对于中国银行业来说,利润增速两位数的时代已经过去,目前仅有极少数小体量银行可以保证高增速,银行业现在需要适应增速个位数的“新常态”。

对于外界一直关注的资产质量问题,四大行都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年报数据显示,去年四大行资产质量集体改善,不良贷款率普降、拨备覆盖率显着上升。

这就是年初,我们听说数家大行内部下调业绩目标的原因。

陈四清表示,中行利润增速的下降,一方面是由于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另一方面,银行也很难在支持实体经济的同时,又保持利润高速增长。

截至去年年末,工行不良贷款率较2017年年末下降0.03个百分点,至1.52%;建行不良贷款率1.46%,下降了0.03个百分点;农行不良贷款率1.59%,下降0.22个百分点;中行不良贷款率为1.42%,下降0.03个百分点。

关于不良贷款这件事,6月7日,一位股东请教中国最大银行——工行董事长姜建清时,他说:工行去年已经将不良贷款的调控目标略微调高,希望控制在1.2%以下。

对于未来的盈利增速预期,陈四清称:“我‘渴望’在2015年的利润水平上,做到收入更多,成本更少,希望利润在稳定基础上有更好的表现。”但他同时表示,如果要达到上述目标,2016年中行每天至少要达到“每天净利润5亿元”的盈利水平。

此外,银行关注类贷款风险、不良剪刀差普遍出现了下降。建行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数量差减少250亿,意味着后面不良贷款的压力就变小。而工行关注类贷款下降1100多亿,潜在风险贷款下降1800多亿,逾期贷款减少600多亿,剪刀差下降300多亿元。

他说,今年的过剩产业问题仍然严峻,比如光伏、风电、钢铁、造船;长三角小微产业等。现在虽然没有大问题;但是银行作为风险经营者,不可能一直出现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双下降的局面。

三大行不良贷款率持续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以来,各家银行都加大了对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工行年报显示,去年全年清收处置不良贷款2265亿元,同比多处置338亿元,进一步夯实了资产质量基础。中国银行风险总监刘坚东表示,2018年境内分行全口径化解不良贷款1525亿元,同比增加181亿元,比上年增长13.4%。

他最后说,“你放心。”

2015年国有银行的不良率与不良贷款余额备受关注。年报显示,工行2015年全年的不良贷款率为1.5%,比上年末上升0.37个百分点。不良贷款增加较多的地区分别是长江三角洲、西部地区和环渤海地区。

农行也表示,本行资产质量明显改善,不良率已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核销力度加大。

工行董事长姜建清昨天表示,现在存在的不良贷款的问题完全有能力解决。据姜建清介绍,下一步工行将组成专门的团队清收不良,加大核销力度,尝试更多的不良处置通道,不良资产证券化在开展试点。

建行首席财务官许一鸣坦言,银行信贷资产质量的管控非常难。“虽然我们现在的不良率很低,1.46%,在同业也是最优的,但是我们深深感受到资产质量维持比较低的水平是相当困难的。”

中行方面不良贷款率达1.43%,较上年末上升0.2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为1308.97亿元。这是中行不良率的第四年连续攀升。其中,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不良贷款率0.31%,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领域不良贷款率0.04%,房地产行业不良贷款率0.80%。

今年承压只因去年净息差上涨

中行2015年度新发生不良贷款行业集中在制造业、商业及服务行业、房地产业,分布地区集中在山东、浙江和广东省。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四大国有银行的净息差普遍上升,利息收入仍是支撑大型银行净利润持续上行的动力所在。根据年报数据统计,四大行去年利息收入总计18962.62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74.68%。

建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58%,较上年上升0.3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为1659.80亿元,较上年增加 528.09亿元。

具体来看,工行利息净收入5725.18亿元,比上年增加504.40亿元,增长9.7%,占营业收入的74%;建行2018年利息净收入4862.78亿元,较上年增加338.22亿元,增幅为7.48%,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73.80%;农行去年净利息收入4777.60亿元,较上年增加358.30亿元,增幅为8.1%,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79%;中行2018年净利息收入3597.06亿元,较上年增加213.17亿元,增幅为6.3%,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71.4%。

国有银行高管百万年薪降约五成

数据显示,四大行的净息差基本在2.3%以上。去年农行净息差为2.33%,增长0.05个百分点;建行净息差为2.31%,同比增长0.1个百分点;工行净息差为2.3%,同比增长0.8个百分点;中行净息差为1.9%,增长0.06个百分点。

又到了一年一度看别人家的年薪的时候了,不过,五大国有行的高管百万年薪已成为历史,2015年年薪均骤降至百万元以下。不过,股份制商业银行的高管年薪有望继续保持百万以上级别。

对于净息差的上涨,建行在年报中解释称,2018年,受央行定向降准影响,通过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加强资产负债定价管理和加大存款推动力度等措施,本集团生息资产收益率上升幅度高于付息负债付息率上升幅度,使得净利差及净息差的上行。

昨日,工行、中行、建行三大行均发布了2015年年报。相比2014年的年薪,三大行高管年薪进一步缩水。

“去年净息差走势不错,稳定且略有上升。但今年可能将面临不一样的变化。”工行行长谷澍表示,去年以来,市场利率出现下行,虽然信贷市场利率下行速度相对于银行间市场和债券市场缓慢,但对于商业银行而言,要保持净息差稳定仍有挑战。对工行来讲,今年保持净息差主要的侧重点是要在负债端做更多的工作,坚持把存款性的负债作为主要的资金来源,控制高成本负债。

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行长陈四清的年薪缩水近5成。中国银行年报显示,2015年上述高管的税前年薪分别为61.79万元和61.33万元,相比2014年的118.08万元和108.32万元分别缩水了47.7%和43.4%。

中行副行长吴富林也认为2019年净息差将承压,一是美欧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放缓,对银行外币净息差带来一定影响;二是利率市场化深入推进、资本市场的发展,加快了资金形态的转化,加剧了银行间的存款竞争,会对银行的存款成本控制带来一定的压力。

3月29日晚间发布年报的交行年报显示,该行董事长牛锡明、行长彭纯的年薪均为52.57万元,分别较2014年的105.85万元和100.76万元下降50%和48%。

面对可能出现的行业性利差收窄,四大行均表示,将努力控制负债成本,优化结构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

建行董事长王建章、行长王祖继的税前年薪分别为59.88万元和36.46万元,分别较2014年年薪115万元、113.2万元下降了48%和67.8%。

延伸阅读

分析认为,高管百万年薪已成为国有大行的历史。2014年8月央企高管薪酬改革新规出台,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并于2015年1月1日起执行。

为啥大行董事长收入比风险官还低几十万?

不过,相对国有行的高管年薪,股份制银行略显“土豪”。光大银行和中信银行虽然均未披露该行董事长、行长的年薪,但是,副行长级别的高管年薪已经披露,均保持100万级别以上。光大银行五位副行长和副监事长的薪酬为税前129.6万元。中信银行常务副行长孙德顺税前年薪为197.80万元。

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薪酬一直是银行年报最受关注的内容。今年四大行年报显示,受“限薪令”影响,位高权重、责任最大的董事长和行长依然不是各家银行薪酬最高的管理者。

此外,多家股份制银行今年略显谨慎,尚未披露高管年薪。去年靠835万年薪夺魁的平安银行行长邵平,尚未披露2015年年薪。招商银行在2015年年报中表示,公司高管税前薪酬总额仍在确认过程中,其余部分待确认发放之后再另行披露。

工行年报显示,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谷澍薪酬为54.60万元,社保、企业年金及住房公积金的单位缴存部分为12.69万元,税前合计67.29万元。原工行董事长、执行董事,现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薪酬和社保、企业年金及住房公积金的单位缴存部分与谷澍一致,同样税前合计67.29万元。建行董事长、执行董事田国立税前薪酬合计为71.13万元。农行董事长、执行董事周慕冰税前薪酬合计为70.39万元。中行董事长陈四清税前薪酬合计69.04万元;去年6月上任的副董事长、行长刘连舸税前共计23.22万元。

13家券商董监高平均薪酬超200万

不难看出,四大行董事长、行长的薪酬基本在60万-70万元之间。年报显示,他们都不是董监高薪酬最高者,其收入往往比本行的首席风险官、首席财务官或董事长秘书等高管低几十万。

截至2016年3月30日,共有13家券商发布年报。据新京报统计,13家券商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去年平均薪酬超过200万。

北京青年报记者查阅历史数据发现,2015年以前,国有大行的董事长和行长收入虽然也比股份行低很多,但也基本在百万之上,但从2015年开始就普遍“腰斩”至60万左右的水平。

虽然经历了股市大跌,去年仍是券商的“丰年”。

业内人士指出,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变化,主要是因为国企负责人的“限薪令”正是从2015年开始执行。

中信证券的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实际获得的报酬合计7127.37万元,在已披露券商中是最多的。除去从公司关联方获取报酬的董监高,共有19名高管披露了去年的报酬情况,去年中信证券董监高平均薪酬为375万元。仅次于国金证券。

国金证券董监高去年的平均薪酬为368万元,去年董监高平均年薪最低的为西南证券,人均86万元。在同一家券商,董监高的薪酬差别很大,差距甚至达到几百万元。

新京报记者统计显示,2015年薪酬最高的券商高管为国金证券总经理金鹏,金鹏去年年薪为972.44万元,高于中信证券执行董事殷可。此前殷可已经连续四年蝉联券商业“打工皇帝”,2014年,殷可的薪酬为1336.7万元人民币,位居券商高管榜首。不过,去年中信证券披露殷可的薪酬为933.1万港元,合779.14万元人民币。目前殷可只能排在第四位。在他之前的均为国金证券高管。

2015年国金证券的高管收入令很多券商高管难以望其项背。董事长冉云去年薪酬为879万元,副总裁纪路844万元,居于券商业高管收入前三名。

国金证券在报告中称,公司的薪酬按照市场化原则设计,以证券行业市场薪酬水平及公司业绩为基础。根据员工能力及绩效水平进行薪酬差异化,拉开绩效差距。

据多家券商年报披露,证券公司高管的绩效年薪40%以上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且延期支付期限不少于3年;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报告期内从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包括2015年度实发的工资、福利及奖金等。

一线员工:压力大工资低 全靠责任感撑着

“自从工资全线下调以后,我们基层员工其实生活质量受到很严重的影响,感觉现在工作全靠责任感撑着了,每天无偿加班也不少。”

随着银行业寒冬期的到来,各大银行的净利润下滑趋势不减,而从行长到基层银行员工的收入也受到严寒的侵袭。

在东北地区某大行支行担任柜员的吴小姐对记者表示,自从去年开始降薪以来,行内从中层领导到基层员工,都或多或少地遭遇了工资削减,工资稍低一点的基层员工,现在每月生活都很成问题。随着东北地区经济增速放缓,当地银行的业绩也受到很大影响。

“因为上级分行很重视,也在限制不良贷款的产生,所以现在连信用卡的发放都非常地谨慎,个人和民营企业背景的申请人,很难申请到信用卡,也变相加重了我们的业绩负担。有时候不得不自己来想办法冲业绩,赔钱也要完成任务。”吴小姐表示。

吴小姐告诉记者,虽然支行内中层以上领导基本稳定,但身边已经有多位基层员工离职,“有些离开当地了,有些去了待遇更好的企业。”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365亚洲官方投注发布于健康衍生,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良率上升将导致计提,三大行日赚18

上一篇:你以为信用卡不激活一定不收费,使用信用卡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