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亿计划信贷后遗症爆发,银行加速核销不良贷
分类:健康衍生

民泰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拟出让的标的为188笔不良贷款,资产集中度比较高,分布在浙江与成都辖内,其中浙江省内183笔。此外,该资产无优先购买权人。

“在贷款增长较快对不良贷款占比仍有一定稀释作用的情况下,一季度不良率仍升至1.04%,较2013年末增长4个基点,增幅高于上季度水平。总体来看,不良贷款余额及不良率均创2011年二季度以来新高。”交行金融研究中心表示。

“目前我们对正在处置的银行不良资产分门别类逐一上报,根据可疑类、损失类贷款形成时的行业、地域、企业的特点,有针对性地找出它的症结,找出恰当的处置方式。基本是综合运用各种手法,除了个案诉讼清收,比如转贷、核销、打包出售、竞价拍卖等措施。”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行长告诉记者。

越滚越大的不良资产,已成为商业银行手中的“烫手山芋”。日前,浙江民泰商业银行以不到50%的价格甩卖不良贷款资产包。而此前,河北银行、农业银行都曾挂牌出售不良债权。随着不良贷款风险的日益膨胀,打折促销不良资产的做法将逐渐流行。

4月29日,招行又公告称出售零售不良贷款共计38笔31户,本金总额为人民币7570.9万元,该不良贷款中的债务人分布在广州地区。

丁化美对记者介绍,在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与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不良资产都只是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一个通道,通过交易所挂牌处置本身是公开出售资产的一种手段,与组织资产包投标竞价没有本质区别,这都属于不良资产一级市场的交易,只是在功能上略有不同。

2009年以来的信贷爆发后遗症正逐渐显现,不良贷款已成为阻碍商业银行发展的绊脚石。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近一段时间,多家银行曾在各地产权交易所出售不良债权。例如,5月30日,农业银行云南省分行对所持有的云南施普瑞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债权进行预挂牌,截至3月7日施普瑞公司欠农行贷款4笔,共计贷款本金1.07亿元,利息1.6亿元,全部贷款形态均为可疑类,挂牌价格面议。河北银行石家庄营业管理部6月6日挂牌出售11户不良资产,本金及利息共计4.10亿元,这笔不良资产多为河北银行建行之初形成的,资产损失风险较大,挂牌价格仅为2.2万元,最终转让价格由竞价结果确定。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一季度,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6461亿元,不良贷款率1.04%,拨备覆盖率273.66%。一季度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连续第10个季度呈现增长态势,且单季增长达到540亿元,增幅较近年来每季150-250亿的平均水平有明显扩大。

而记者从其他资产管理公司也了解到,由于不良贷款的大幅反弹,银行处置“不良”的压力也日渐增大,未来与AMC的合作必然会越来越紧密。

根据浙江产权交易信息网公布的信息,民泰商业银行本次转让188笔不良贷款,包括35笔短期流动资金贷款、8笔本行银行承兑汇票垫款和145笔个人经营性贷款,上述不良贷款本金约为3亿元,截至2013年3月20日,利息1214万元,总计3.12亿元。挂牌价格为1.5亿元,折价逾50%。

这并非特例,多家商业银行在一季报中均称加大了不良资产核销的力度。与此同时,一季度商业银行继续增加拨备的提取,贷款损失准备金额增加940亿元,至17680亿元。

记者了解到,随着不良贷款率逐步攀升,银行业正在加快处理损失类不良资产,以集中加大现有贷款质量的风险控制力度。相比耗费时日的诉讼清收,近期多家银行转而在产权交易所和资产管理公司低价打折出售不良资产转让债权。

银行的不良资产主要是指不良贷款,部分不良贷款时间较久、银行自己追诉债务投入成本太大,所以尝试在二级市场寻求“买主”。德勤中国金融服务行业审计合伙人沈小红认为,国内商业银行对于逾期贷款清收、核销力度将进一步加大,而不良贷款批量转让,由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并进行专业化管理处置,也将成为商业银行不良贷款降压的重要手段。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2012年底,16家上市银行平均不良率为0.81%,较2011年的0.76%,上升0.05个百分点,逾期贷款余额为5329.37亿元,较2011年的4025.52亿元增加1303.85亿元。从地域特征来看,不良贷款集中于中部地区、江浙以及广东;行业上,则集中于钢贸、制造业、零售,尤其是中小企业不良贷款暴露明显,若细化到某个别严重地区,不良率可高达5%-7%。

“重组、通过资产管理公司或交易所挂牌转让、资产核销,这是银行不良资产的三种通常处理方式。”一位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今年以来,由于银行不良资产转让数量增多,多通过资产管理公司来转让不良资产,至于价格,有些转让价格低于5折,甚至出现过低至不足2折的情况。

而未来王建会更忙。“金十条”中扩大了商业银行不良贷款自主处置权力,即支持银行开展不良贷款打包转让,扩大银行不良贷款自主核销权。

对于上述各笔交易转让价格,记者目前尚无法获悉。但据了解,交易转让方式为公开转让,各家分行接受竞价报价,而交易基准日则将以双方最终协商为准。

“资产管理公司也可以通过交易所,包括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来进行报价,收购银行挂牌的不良资产。资产管理公司也可以不通过产权交易机构,直接找银行收购,但是现在财政部包括有关监管部门要求,处置资产的时候要在一定的范围内进行公开,面向市场进行竞价转让更体现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市场化选择。”丁化美介绍称。

最近的两次发生在5月20日。招行佛山分行拟出售零售不良共计1笔1户、本金约人民币1231万元,该不良贷款的债务人分布在佛山地区;招行厦门分行拟转让零售信贷债权本金1036.57万元,利息173.31万元,该债权担保方式为房产抵押,资产分类包括次级、可疑、损失。

AMC又一不良贷款盛宴

此外,2014年开始执行的《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在追索期限、贷款额度等两个维度,大幅放宽了不良贷款核销条件,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银行贷款核销提速。

《华夏时报》记者从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了解到,2013年上半年,市场上不良资产交易机会较上年有所增加,但总体上没有出现大批量转让资产包的情形。从不良资产推出的情况看,资产包往往是分支行自行组织和推出,且大多属于形成时间较早、质量较差的资产,或是近期发生的中小企业不良贷款,如钢贸业的不良资产。该公司认为,不良资产市场将会比上半年更加活跃,下半年将继续积极寻求开展符合公司业务要求的不良资产业务。

记者昨日发现,进入第二季度,招商银行在其网站上先后四次公告、公开竞价转让零售不良资产共计约2.37亿元。

仅5、6月间,就有中信银行、河北银行、农业银行都曾挂牌出售不良债权。6月28日,“浙江民泰商业银行188笔不良贷款资产包”的债权转让项目在浙江产权交易所成功实现交易,本金约为3亿元,截至2013年3月20日,利息1214万元,总计3.12亿元。挂牌价格为1.5亿元,折价逾50%。

为进一步盘活存量信贷资源,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核销力度在二季度表现得更为明显。

“选择挂牌、竞标、拍卖等出售方式,能够较快地实现不良资产的剥离,并通过市场机制实现回收最大化从而回笼资金,提高信贷资金的周转效率。”一位产权交易所人士告诉记者。

其中,武汉涉及不良贷款的债务人户数最多、高达53户,涉及资金总额1274万元;佛山涉及不良贷款资金总额最高、为7136万元,涉及13户;此外,大连、青岛、东莞、昆明、长沙、广州等都成为“重灾区”。

“不良资产的收购和处置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存在较长的回收期、回收价格的不确定性以及较多的人员投入,同时还要考虑收购资金的成本、人力成本和各项费用以及合理的回报率,因此在这一过程中必须坚持审慎的收购策略。”记者从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了解到。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表示,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仍相对较高,即使未来有一定的不良贷款增长压力,但只要不出现超预期的资产质量波动,银行仍有较强的能力抵御资产组合的潜在风险。

“我今年转了6个资产包了,都是银行交给我的,目前不良资产主要来源于城商行,大部分是以亿为单位的批量不良资产包。”天津金融资产的交易所总经理丁化美告诉记者。除了历史沉淀的不良资产,有个别的是当前已经不行了的产业,银行希望快速处理掉。

“预计行业不良贷款的惯性增长趋势在未来2-3个季度内保持不变,全年不良贷款余额增长将高于往年,不良贷款率可能小幅增长到1.1-1.2%的水平。”交行金研中心称。

此前,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对外发布的调研报告中也显示,随着不良贷款处置的紧迫性增强,近半数商业银行会向市场推出资产包,向市场推出资产包的本金规模多数在10亿元以下和10亿~50亿元之间,资产类别以损失类、可疑类为主。

而早在4月8日,招行公告称拟出售零售不良贷款共计475笔141户,本金为人民币1.368亿元,拟出售的不良贷款中的债务人分布涉及东莞、大连、佛山、青岛、武汉、长沙、乌鲁木齐等16个城市。

一位资产管理公司内部人士则对记者表示,1.4万亿的历史沉淀不良资产在银行甩掉包袱上市后的多年处置中基本已经剥离殆尽,目前办事处新收购的不良资产多为2009年信贷爆发后积累的不良资产的缓慢释放,且多数为损失类。

“目前AMC办事处收购的不良资产主要来自于城市信用社、农村信用社和城商行。由于大行不良率较低,拨备多能够自己消化,大行的批量打包不良资产给AMC基本很难,但是目前不少大行的省级银行则较为积极,有些正向我们释放出组包批量出售不良资产的打算,除此之外,随着AMC平台业务的成熟,不良资产不再是一卖了之,银行还正在与我们积极建立不良资产处置转让的新模式,以期最大限度地盘活不良资产。”一位资产管理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王建对记者表示,除了诉讼外本来日常还要根据总行的指示抓风险建设,普及风险知识以及行内制度建设,6月以来,每天工作14个小时都不够,白天不是在法院,就是在去法院的路上,晚上回办公室整理总行每天的风险提示和其他文件,即使如此,时间总是不够,一个个程序走下来,即使是审结的案件申请执行也遥遥无期,距总行要求的贷款回收期限相距甚远。”

2009年以来的信贷爆发后遗症正逐渐显现,不良贷款已成为阻碍商业银行发展的绊脚石。如果说银行和AMC的第一次合作是在政策的推动下被动完成的,那么这次它们的再度“牵手”则更多是市场化的选择。

一位资产管理公司地方办事处人士则告诉记者,“银行通过产权交易机构面向市场处置不良资产,资产管理公司不一定拿得到。商业银行出售的不良贷款,是已经暴露风险且无法处理的不良资产,AMC收购前也要经过洽谈、评估、报批、立项、统计口径等程序,而评估后的折价一般为5折,甚至可能低于银行委托转让的底价。”

通过产权交易所公开拍卖债权,在国内并不算多见。但记者从多位产权交易所人士了解到,随着不良资产越滚越大,除了与AMC“联姻”寻求战略合作,银行的不良债权资产包亦寻求产权市场作为其快速交易的通道,甚至不惜折价甩卖,以期快速甩掉“烫手山芋”。

联姻产权交易所

“6月的‘钱荒’是一次偶发性的事件,与近期不良资产的增多没有因果联系,但它透露出金融管理部门对银行业经营模式的管理意图,值得我们重视。随着一些大行表态盘活存量资产、提高资金利用效率,会为不良资产业务带来周期性的机遇。”某资产管理公司的一位人士称。

“每天就是立案、开庭,各辖行上报的不良贷款案件太多,仅靠风险资产管理部门诉讼清收,真的有点坚持不住了。”某国有大行省级分行风控部门的负责人王建7月11日对记者表示,目前在法院积压的多个案子尚未审结,又有一大批新的贷款类案件将批量诉讼。

中信银行与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也正全面合作。相关人士透露,此次双方签署的首笔资产转让业务协议主要针对中信银行温州分行4亿多元的不良资产处置。

本文由365亚洲官方投注发布于健康衍生,转载请注明出处:4万亿计划信贷后遗症爆发,银行加速核销不良贷

上一篇:广西壮族自治区地产中药材盘点,第三十一期 下一篇:你以为信用卡不激活一定不收费,使用信用卡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